“逍遥叹,你这个疯子,还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“没完没了啊,我们之前不是已经约定好了吗?相亲相爱是一家,相爱相杀是朋友,没人疼没人爱是敌人,前者已经是天注定,无法改变,后者你我又都不希望得到,那就只能选择中庸了,相爱相杀是朋友嘛,我这人比较认死理了,严格遵守约定,这个好习惯不改了,也不打算改了。{貮次邧小说网\}可以\快速\找\到\你\看\的\书!”

    “丫的,你他丫的有必要吗?宝物已经被你们拿到手了,我们身上的物品,有什么是你们看得上的,说一声,我们给就是了,何必死缠着不放,放弃了大好的寻宝时机,白白便宜的其他各族强者,逍遥叹,这笔帐,你算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你们身上确实有一件我需要的宝贝,如果你们愿意给我,我们就两清了,马上转头离开,今生与你们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说,是什么?我们给。”咬牙切齿的声音,硬生生的蹦出几个字,估计再重一点,连牙齿都咬碎了与唾液一起吞下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有的,你们都有的,我们从一开始就已经表明了自己所需要的,既然你们现在如此大方,那么留下你们的性命吧!这就是我们最需要的物品,就不知道你们舍不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别得寸进尺了,我们可来自域外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挂一次嘛!有什么大不了的,几天之后再重来一次,从目前的情况看,应该是无法再进入浮空境了,不过,下次开始时间完全来得及,赶紧啊!十八年后,不,是三天后又是一条好汉了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”和天选者讨论生命的问题,简直是脑袋秀逗了,域外星空的强者们已经意识到了逍遥叹的决心,这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,之前还有退路可言,现在对方已经利用他们停下来的喘息之机,提前做好了布局,想要再次远遁,已经是难上加难了。

    “逍遥叹,我就明白告诉你吧,我的体内已经被你种下众生平等的种子,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紧密接触,我们这一群人应该都已经感染了众生平等,也都已经拥有了种子,否则不可能一直无法逃脱你们的视线范围之内,换一句话说,你的众生平等势,对我们已经无效了,又何必多此一举,使用众生平等势。”一位强者此时已经感觉到了之前逍遥叹的话,没有说谎,确实已经在周围布置了的众生平等势,看了一眼虎啸风云等飞虎族强者,眉头一皱。{貮次邧小说网\}可以\快速\找\到\你\看\的\书!

    “喔!已经都有了种子啊!没事,这只是你的猜测,无法证明你的说法,那就继续,这年头,宝物谁会嫌多,尤其是你们这些老一辈的强者,更是恨不得将天下的宝物都据为己有,现在有一种禁忌级别的法术出现在你们的面前,岂能放过,一颗种子哪够啊,多来几颗呗!”

    “老大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龙战常对我们说的,对了,是曾经有一段禁忌法术众生平等势摆在我的面前,我却没有珍惜,直到失去才追悔莫及。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。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,我一定会对众生平等势说三个字:我爱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域外星空的老妖怪们,俺老孙之前已经说过,天选者流传着一句话:生命在于运动,既然你们现在已经不动了,那么,就保持一直不动,否则,俺老孙不介意再来一次三打白骨精。”

    “哼!逍遥叹,好,好,好,那么,老夫就让你们知道惹恼了我域外星空的下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老不修的,狠话谁不会说,亮招子吧!”。。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是什么情况?前后两波人怎么打起来的?哪一方是敌,哪一方是友,又或者都是非敌非友的人员?”欢喜禅的一位天选者,有一种自己这些人员好像走错片场的感觉,不但是他们欢喜禅,飞虎族的强者们同样也是被忽略的对象,现场的情况,已经不是最开始的宝物争夺战,主场对象已经转移,后来者才是主角,是他们两方势力之间的恩怨情仇战。

    “逍遥叹?这个名字有些熟悉,好像在哪里听说过?”一位天选者小声自言自语道,对于逍遥叹这个名字,总感觉在哪里听说过,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逍遥叹?好像是一位天选者,阿卡西,你搜索能力是我们这支队伍中最强的,查一查,看这位猛哥到底是何方神圣,域外星空的超级强者啊!丫的,飞虎族那群小兔崽子咱们都搞不定,更不用说这群老不死的了。”欢喜禅长老之一的盗亦无道听到了团员的话语,对于逍遥叹这个名字,确实有一种熟悉感,作为一位修行者,通过外表相貌很难看出其真实年龄,关于这一点,在曙光大陆通用,对于天选者来说,适用范围更广,毕竟天选者多了另外一种操作手段,轮回转生。

    “天选者嘛?原来是老乡啊!这一位叫做逍遥叹的大哥也太生猛了吧!之前论坛上流传了一则消息,咱们天选者十大排名前百的势力联合,与来自于诸神之城的一只探宝队员发生冲突,双方投入的人员数量,超过千数,传说已经过万了,虽然对这个数量我持怀疑态度,但是足够说明当时那场战斗的规模了,当时双方都派出了老一辈强者,结果,一面倒的战争啊!

    咱们天选者群体经过这几百年的努力,因为没有了那个什么巅峰境界和超巅峰境界的纠结情绪,进入超巅峰境界的人数,从比例方面来说,远远高过曙光大陆的各大种族,虽然至今没有听说有人超过异象期,但那一次的大战,同样没有异象期以上强者参与,我们天选者方面在人员总人数方面,平均修为和高端战力方面,都占了绝对优势,原本以为这应该是一场天选者对抗神族的大捷,是我们天选者对神族的正式宣战,当时还进行了现场直播,结果,惨败啊!”

    “唉!别提那次战斗了,当时我正好出现在那个区域,也参加了那场的战斗,虽然我很不想为当时我们天选者的惨败寻找借口,论坛上已经分析出了许多失败的因素,用我亲身经历来解释,那就是和诸神之城这些拥有强大背景,历史悠久的种族相比,我们还是太嫩了,非要拿两者进行比较的话,诸神之城是世家贵族,他们拥有一套的完整修行体系,对于如何培养后代、使用魄印以及战斗等方面,是最正规的教育教导,而我们天选者方面更像是暴发户,一夜爆富,之后心态便崩溃了,开始以为老子天下无敌,老子天下第一,结果。

    哎!不提也罢,事实已经证明了暴发户和世家贵族之间的区别,可不是人数、修为、武器装备等方面可以快速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“牛啊!听你们这一说,越来越发觉眼前的这一位名叫逍遥叹的强者,他所带领的团队,才是真正的顶尖团队,区区几个人,双手之数都不到,竟敢和域外星空的强者来一场硬碰硬的大战,域外星空是什么?那可是连对面来自于诸神之城飞虎族都只能仰望的大人物啊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我不能像这位逍遥叹一样,即使无法像他一般,和域外星空的强者对战,至少也能干死对面那群狗娘养的,为什么我们就打不过他们呢,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老大,我们和那个逍遥叹,我们欢喜禅与逍遥叹所带领的团队,差距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有几个人,我们是一群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天才妖孽,我们都是凡夫俗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个都是超巅峰境界,嗯?咱们好像也有不少超巅峰境界,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们发现了吗?逍遥叹他们这个团体,至今没有使用魄印,而来自于域外星空的强者,同样没有使用魄印的意图,这。。。难道他们都在进行前期的试探?

    可是,都已经打了半个小时了,就是飞虎族的那些自以为老子天下无敌的老家伙们,也已经恬不知耻的加入战团,并且使用了自己的魄印,老大,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老大,咱们要不要掺和进去?作为天选者,我们需要表明自己的态度,天选者是一体的。作为共同的敌人,我们要表示自己的诚意,绝对不能让同伴受到伤害。”

    欢喜禅内部聊天频道中,议论声四起,不过在欢喜禅帮主冤家对头的示意之下,早已经远离战场,默默的形成一个包围圈,将交战双方锁定,一旦冤家对头一声令下,迅速发动最强有力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咱们帮不上忙,也不敢上去帮忙,不然到时候不是帮忙,而是帮倒忙了。之前对面那位领头的逍遥叹,给我发来了一个信息,让我们远离战场,只要发现有掉单的,我们若是有能力解决,就直接解决了,若是对方太强势,直接放他们离开,他们之后再追杀一次就是了。”冤家对头可能感觉到自己的话,太影响欢喜禅内部的士气,选择性的透露了一个消息,当时双方的谈话内容,他没有明说,不过却表明了逍遥叹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老大,对于逍遥叹他们,我们,能相信吗?”
星空大海之王座最新章节